紅色故事:石碧英烈“乞丐牯”義膽忠肝
2019-08-27 08:20:34 馬勛奕整理來源: 永安市融媒體中心  責任編輯: 阿仁  

 “乞丐牯”,本名羅瑞珍,安砂江后村人,兄弟三人,排行老大,十歲時因地主逼租,其兩弟被賣還債,十二歲時父母雙亡,淪落成了乞丐,人稱“乞丐牯”,成年后為求生計當了地主的長工后入贅石碧村。從小深受地主惡霸迫害的“乞丐牯”,對封建統治極為不滿,在紅色浪潮的熏陶下,立志投身革命,改造不平等社會。

投身革命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安砂是永安蘇區連接閩西蘇區的重要關隘和水陸路樞紐,是閩西與閩北蘇區物資運輸補給重要戰略要地。為進一步擴大蘇區,紅軍曾幾度進入安砂石碧等地開展土地革命斗爭,書寫標語,發動群眾鬧革命。原本“認命”安于現狀、苦大仇深的“乞丐牯”,在紅色革命浪潮的沖擊下,人生觀和世界觀發生了根本轉變。1934年3月,紅軍獨立第七團在李集斌團長的指揮下,再一次解放了安砂。他隨即帶頭參加赤衛隊,積極協助紅軍開展工作,組織群眾召開全村控述大會,揭發地主惡霸的反革命罪行,主動帶領赤衛隊和吳汝祝、吳福余地主武裝“紅帶會”展開堅決斗爭。同月底,在斗爭中逐漸成長、顯示出其領導才能的他被推選為石碧鄉蘇維埃政府主席,負責領導工農開展打土豪、分田地運動。他動員群眾:“地主家的東西都是剝削窮人得來的,我們打土豪就是奪回自己的勞動果實。”他插標分田,把地主霸占的田地分給群眾;他開倉放糧,把土豪劣紳家的糧食一戶一戶送到群眾家中。他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有事找我‘乞丐牯’,有紅軍為我們做主!”。在他的影響和組織下,石碧的革命之火被迅速點燃,村里先后組織了“聽風隊”、婦女會、兒童團等。

堅持斗爭

1934年8月初,由于紅軍六路分兵抵御失利,被迫實行戰略轉移,駐守安砂的紅軍獨立第七團奉命撤離,改由中央警衛營駐守,同月底中央警衛營也撤離安砂,部分赤衛隊隊員和群眾也加入了紅軍行列,他奉命留守蘇區開展工作。

隨著紅軍的撤離,敵人像洪水猛獸一樣開始涌進安砂,石碧地主惡霸吳汝祝、吳福余也乘機帶著“紅帶會”卷土重回石碧。時值夏收季節,因紅軍的撤離,一下子缺了主心骨的村民,眼睜睜地看著成熟的稻谷,怕地主惡霸反撲報復而不敢去收割。“決不能讓百姓白忙一場,應乘敵立足未穩,赤衛隊應該抓住時機,為百姓做主!”“乞丐牯”擲地有聲。一句很樸實的話包含著很樸實的道理,很簡潔透露出他的剛毅的性格,為民作主的擔當和勇氣。他身先士卒,帶領赤衛隊員冒著被國民黨軍和“紅帶會”報復、被捕與殺害的危險,不分晝夜幫助群眾搶收糧食,僅三天時間,300多擔黃澄澄的糧食就分別送到了百姓家里。

赤衛隊的搶收稻谷行動,石碧遭到國民黨匪軍和地主惡霸吳汝祝、吳福余瘋狂報復,對“乞丐牯”更是恨得咬牙切齒,他們到處張貼懸賞通緝令,抓捕“乞丐牯”羅瑞珍和赤衛隊隊員等革命志士。一時間,整個石碧烏云密布,被白色恐怖籠罩著。為保存實力,“乞丐牯”只能率領赤衛隊主動撤出村莊,進入山里,以野菜充饑,堅持革命。憑借少量槍支、長矛、大刀,甚至赤手空拳,靈活機動繼續同敵人展開英勇斗爭。在敵人“駐剿、搜剿、清剿”殘酷追剿下,赤衛隊隊員一個個先后壯烈犧牲。時至10月,天氣轉涼,缺衣少食,在躲過敵人的一次次追剿、搜剿后,絕處逢生的年輕壯漢“乞丐牯”,已變得又黑又瘦,發長、滿臉胡茬。但他沒有因環境惡劣,放棄戰斗,繼續帶領赤衛隊員睡山坑、吃野菜,堅持與敵周旋。同月底在鄧家灣石亂坑戰斗中,他不幸中彈,深受重傷,被“紅帶會”匪徒包圍,寡不敵眾,落入敵手。

英勇就義

這是一個不大的山谷。

“乞丐牯”被捆綁在石亂坑的烏桕樹上,石碧地主惡霸吳汝祝、吳福余及“紅帶會”匪徒妄想利誘勸降,但“乞丐牯”絲毫不為所動,始終堅信“紅軍一定會回來的,革命一定會成功的!”

敵人見軟的不行,就用皮鞭、石塊、木棒、釘竹簽等酷刑輪番折磨他,無所不用其極地逼他招供共產黨和赤衛隊隊員。盡管被打的皮開肉綻,一次次昏死、一次次痛醒,他始終一言不發,怒目相視,不肯吐露片語只言。

見軟硬都不行,石碧地主惡霸吳汝祝、吳福余氣得暴跳如雷。

“我恨不得扒你的皮!”吳汝祝一聲歇斯底里地喊叫。

刷的一刀,“乞丐牯”的左耳朵被割下。堅強的“乞丐牯”依然眼都沒眨一下,仍然怒目而視。

“我讓你不說!”站在一旁的惡霸吳長萬氣急敗壞撿起耳朵,就往“乞丐牯”的嘴里塞,逼他吞下,“乞丐牯”一把咬住吳長萬的手指,順勢用鮮血怒噴敵人。敵人無計可施, “乞丐古”羅瑞珍最終被敵人亂刀慘殺,壯烈犧牲,時年23歲。

英雄就義驚天地,仰天大笑振山谷。“乞丐牯”羅瑞珍用23歲青春宣示對紅色信仰的忠誠,他粉碎自己的血肉之軀,筑就了永不泯滅的忠魂。


圖片精選

福建彩票36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