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驥之墨竹
2019-10-31 08:14:52 李祖仁來源: 永安市融媒體中心  責任編輯: 阿仁  

中國有著悠久的繪畫傳統,而竹常與蘭花、菊花和梅花被世人譽為“四君子”。水墨畫竹始于唐,到宋代已成獨立畫科,至元代大盛。《宣和畫譜》在《墨竹敘論》中說:“有以淡墨揮掃,整整斜斜,不專于形似,而獨得于象外者,往往不出于畫史,而多出于詞人墨卿之所作”。水墨畫竹,是文人雅事,借竹抒情,意趣別具。

世人畫竹者眾多,而能得到竹子之精神氣質者寡。馬龍驥追求的是脫俗清新的格調,是人與自然、人與竹的情感交流。其筆下的竹子,用筆厚重而不滯,構圖飽滿,開合有致,為觀者傳遞了竹子那種虛心、節堅、常青、傲霜……的翩翩君子之風度,穆穆圣者之美德。

與龍驥先生相識緣于石青道兄,雖是初識卻交談甚歡,談吐中無不透著風趣、謙和、幽默、豁達。龍驥自幼便喜涂鴉,尤喜畫竹。從務農到大學生,從大學到機關,而后辭職專事畫畫,酸甜苦辣涌筆端。大半生的波折與時光的磨練,使龍驥筆下的那一一片翠竹總是真如。龍驥先生的言語不多,做事情卻踏實,正合于孔子的“敏于行而訥于言”。他的為人與書畫是相結合的,是劉熙載所說的“如其人”。這種相結合于人是感到舒服的。

龍驥先生拜師于中國當代書畫大師董壽平門下。他主攻花鳥,以梅、竹畫見長,在海內外頗有影響。尤其對墨竹情有獨鐘,數十年鉆研墨竹技法,以書入畫,筆精墨妙,姿態各異,脫俗清新,從而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堅韌、挺拔、高潔、典雅、瀟灑、含蓄。其創作的墨竹多次在書畫賽事中獲獎,許多政要及日本、韓國、新加坡、美國、加拿大等國際友人也多有收藏。近年來成功舉辦了幾次個人畫展,出版了《馬龍驥墨竹》、《馬龍驥畫選》和《馬龍驥畫集》。許多媒體給予專題報道。

龍驥先生之竹,畫面氣韻貫通,溫文爾雅有儒者氣象,用墨簡潔而魂魄畢見。他師法傳統而能出新意,博觀約取卻自成一家。滿紙生浩然之氣,通幅是和諧的旋律。虛實相映而繁簡得宜,動靜無始,變化萬端。無論是飄逸的風中之竹,簫簫雨中之竹,還是挺拔的雪中之竹,均能傳達出竹所特有的風骨神韻。其畫竹取法宋、元諸家,以書法筆意入畫,點畫縱橫,意境淡泊。讀龍驥的墨竹,百態千姿,一枝一葉,橫出懸垂,疏密有致,老嫩枯榮,虛實相間,各盡其妙。龍驥畫竹抒情,筆下的月下竹林,風枝掃月明,天地分外清朗。其寫石前叢竹,石色淡墨虛出,為竹魂助威作勢。全神著意表現竹子清白不屈的精神。龍驥畫竹的過程就是如何將具象美與抽象美和諧統一的過程,也就是畫家本身與所畫之竹融為一體的過程。多年來,龍驥先生用自己的心象主導他的創作之路,努力達到“竹我一體”的境界,他牢記壽平老師的教誨,意境由筆墨表達,而筆墨不僅是表達意境的工具,它還必須把意境融入至自身之內,即行筆、使轉、曲直與意境渾然一體,把作者,筆墨、意境等等互相融合。龍驥畫竹講究“開合”,畫中骨線的生發注重得勢、走勢和回轉,像寫文章有起、承、轉、合。其墨竹力圖在有限的畫面上,讓氣脈運行最長的路線,形成大回環,運行路線長,氣就長。從審美理想、形式風格與筆墨秩序上看,龍驥先生繼承了董壽平的用筆、運墨的經驗,墨氣豐厚、潤澤,作品中一派生機勃勃景象。他對竹子經過靜觀默察,通過長期的藝術實踐,使他得到畫竹的真諦,運用自然,傳竹子的神而遺其冗繁的外貌。龍驥先生說,畫竹完全是一種精神的寄托,情感的宣泄,筆下之竹是似竹非竹、非竹似竹的理想中的竹子。


中國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創造,龍驥先生的筆下一直在努力塑造個人面目,說塑造似乎有太多的人為,其實看似樸拙與溫厚的書畫面貌里是隱藏著一股生機和風規自遠的。中國畫史上老來變法不乏其人,我欣賞龍驥先生寂寞畫畫,低調做人的生活姿態,但我希望龍驥先生能于平靜的外表下再多一些波瀾。所謂的人書俱老的境界我想并不遙遠,我期待著。(李祖仁)


圖片精選

11111
福建彩票36选7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