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和喜歡的一切在一起——韓寒監制的散文集《和喜歡的一切在一起》讀后
2019-11-01 08:36:06 王惠欽來源: 永安市融媒體中心  責任編輯: 阿仁  

當下人們最普遍的現象,就是握著手機低頭觀望,走路、吃飯、開會、聊天,須臾也離不開。有道是:一機在手,啥事都有;一機不在,魂都沒有。韓寒監制的散文集《和喜歡的一切在一起》,由浙江出版聯合集團和浙江文藝出版社聯合出版,著名作家韓寒攜咸貴人、王若虛、吳惠子、六神磊磊等人用契合當今新新人類的語言和筆調,敘說著關于除了手機以外的一幕幕人生悲喜劇,淚水和歡笑齊飛,苦難和幸福同在,卻是自己喜歡的一切。

很多人在世時籍籍無名,也沒人當他是知音,一生窮困潦倒,死后才華方為人知,譬如詩圣杜甫。在以唐詩彪炳史冊的朝代里,杜甫默默地為張九齡、王維、王昌齡、李白、高適等大V們點贊的同時,孤獨地在詩歌的小徑上且歌且行。直到死后,元稹發掘了杜甫的絕世奇才,為他提筆寫下墓志銘:“上薄風騷,下該沈宋,言奪蘇李,氣吞曹劉,掩顏謝之孤高,雜徐庾之流麗。”《猛人杜甫:一個小號的逆襲》的作者六神磊磊是資深媒體人,騰訊“大家”專欄作家,他在開設的微信公眾號上以獨特視角和幽默風格,解讀金庸武俠小說和唐詩,是當今自媒體江湖中極具影響力的原創自媒體。六神磊磊敘事的風格很接地氣,一篇短文概括了杜甫顛沛流離的一生,讓人在閱讀之后心生感慨,凄凄相惜:不管是距今一千多年的唐朝,還是當今這個時代,一個人的成長雖然源自于個人的悟性和勤奮,但卻離不開天時、地利、人和,抓住了這些在交織錯落之中長期積淀的偶然和必然產物,你就有可能走向事業成功的巔峰。

作家王若虛的《地鐵里的武士》,展現了一個高峰期擠地鐵的上海上班族真實的生活狀態。人擠人的地鐵車廂,靠右邊站的換乘通道,為了一份有質量的體面生活,低價出行的屌絲男女起早貪黑混雜在渾濁氣味的空間里見縫插針。我不在意文中關于神廟逃亡、地鐵跑酷等游戲臆想,只欣賞人性在群居社會里擦碰出的燦然火花。男主人公三號線先生在地鐵里撿到了女主人公八號線小姐被關上的列車門擠掉的排骨便當,有了一段相遇、相伴、相交的情感交集。隨著八號線小姐買車到地面出行開始,對昂貴開支望塵莫及的三號線先生發現兩人的性格、思想、收入均有落差,此后便漸行漸遠——這或許就是人生吧,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不是一類人,難進一家門。

90后作者方慧的《失樂人》文筆細膩,刻畫了一個因一場意外而在潛意識里拼命抑制自己快樂的人,因為妹妹在商場和她吵架離開后被電梯上滑下的手推車撞死,從此背上了沉重的愧疚感生活。在通讀文章時你會發現,中學畢業典禮時自然流露的開懷大笑是一種罪過,會被同學和家長的流言蜚語所傷,甚至連媽媽都因自己歡喜的自然流露而黯然神傷;哪怕是參加工作有一個心儀的男人走近自己,都要壓抑內心深處的真實情感,仿佛只有遠離快樂,心靈才能獲得永久的安寧;寧愿選擇一個自己不愛的男人走進婚姻的殿堂,過著貌似心如止水的平淡生活,在經歷過山車一般婚變和傷害之后,才鼓起勇氣與相愛的人攜手同行,共度快樂時光。在共情中遐想,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你我身上,我們會不會隨波逐流撿起快樂,會不會沖破藩籬烈火重生?!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喜歡的一切在一起,你呢?——在這本散文合集的扉頁上,韓寒的話簡短深刻,極其打動我心。《東極島的少年往事》的小島位于祖國最東面,隨著發達科技的日益侵入,海島上的人開始渴望外面的世界,認為出海打漁沒出息。就像當初背井離鄉,打拼發達后衣錦還鄉是一種理想,島上的漁民天黑就睡、天亮便起,打漁、游泳,清貧而安樂也是一種理想,誰都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王惠欽)


圖片精選

11111
福建彩票36选7中奖规则